原油期货期货公司

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

无图小说网 -> 历史军事 -> 红楼春 屋外风吹凉

第三百二十九章 讨要!(第一更!)

    “哇~”

    探春惊讶!

    “哦~”

    湘云眼睛溜圆,也是惊叹!

    “居然也这样暖!蔷哥儿把林妹妹家的那套,也给你装上了?”

    迎春抿嘴笑道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陈设倒也罢,都不是没见识的,虽然的确精美,可她们屋子里的也不差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她们都没想到,贾蔷居然将林府曾见识过的那套暖气锅炉,也安装进了国公府。

    要知道,国公府的屋宅该建甚么该有甚么,都是有规章的。

    妄自破土动工,容易招惹忌讳。

    所以先前就算见了林府的温暖舒适,她们回来也学给了贾母听,可即便是贾母这样好受用的人,也没想过在国公府的屋子里凿穿孔洞,穿插铁器。

    几百上千年贵人们都用熏笼烧银霜炭取暖,贾母压根不去想那些歪门邪道。

    却不想,东府这座国公府里,居然会有这个。

    “哎呀,可真暖和!”

    宝钗都笑了起来,只是又好奇道:“先前在尤大嫂子那边,并未瞧见这个啊。”

    贾蔷淡淡道:“还没装过去。”

    宝钗自知失言,她是听说过贾蔷与宁府原先恩怨的,想来贾蔷不会喜欢听到贾珍遗孀的名讳。

    能一直供养着尤氏,没使手段赶出去,已是不易,又怎会给她们添这个锅炉呢?

    她这般说,必是恶了贾蔷。

    黛玉在一旁见之,心中不忍,在旁边轻轻拉了拉贾蔷的袖角。

    贾蔷不解看过去,就见黛玉与他微微摇了摇头,往宝钗那边示意了下……

    贾蔷莫名,再看了看黛玉的口型,方反映过来,抽了抽嘴角,对正垂着眼帘的宝钗微笑道:“薛妹妹莫要多想,早先我就同尤氏说了明白,贾珍是贾珍,她是她。我贾蔷再没气度,也不过迁过于一个妇道人家。如今尤氏在东府生活的很好,每日里还和我舅舅一家来往,自在着呢。”

    宝钗闻言,忙抬起头道:“蔷哥儿,你舅舅一家在府上,我们应当去拜会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正在里面观光的迎春、探春、惜春还有湘云、宝玉,都纷纷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贾蔷摆手笑道:“算了,我舅舅一家原是市井小民,虽是我的至亲,但和国公府的生活格格不入,过的极不自在。我才在后街香儿胡同里寻了套宅子,过两天让他们搬过去住。今儿和林妹妹见了面,林妹妹要给她们见礼,差点没难为死她们。你们要都过去了,论辈分都得论半宿,他们愈发睡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宝钗却不再纠结这个,惊喜道:“香儿胡同?薛蝌今儿正好在那里寻了套宅子,只等哥哥伤养好了些,就搬过去呢。”

    贾蔷“哦”了声,笑道:“那倒是巧了……嗯?你们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忽听门外动静,贾蔷回头一看,登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见好大一群小丫头子,晴雯只一天时间反倒混成了头子,嘻嘻哈哈风风火火的跑来,香菱、林楚、宝琴还算乖觉些的,小角儿、小吉祥并十二小戏官里的几个,才真正顽疯了。

    不过晴雯最是明眼人,老远第一眼看到的不是贾蔷,而是黛玉。

    便一窝蜂的跑来,黛玉见之唬的花容失色,果真让这直肠子丫头再跪下喊太太,那她在姊妹前也别活了。

    黛玉慧心一动,便先一步上前,板起脸教训道:“都站仔细了,疯的像甚么样子!”

    她这一发威,香菱、林楚几个最懂事,乖乖的站好。

    晴雯脸上的笑容僵在脸上,眨了眨眼后,想起某人的警告,也乖乖的站好了。

    便这样,本来闹哄哄的一群丫头,在黛玉语气都不算凶的教训下,瞬间乖乖站老实了……

    这一幕,让贾家姊妹们心中无不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原本,她们私下里顽笑时还说过,黛玉旁的甚么都好,就是怕没甚么心思去理会内宅事。

    便是说了,那些刁钻的媳妇婆子也未必会怕,会听。

    不想眼前一幕,彻底改变了她们的认知……

    连外面站着的跟来的婆子媳妇丫头们,都忍不住交头接耳,小声议论。

    黛玉面上虽不显,但心里也没想到会是这样。

    她不像凤姐儿,权势心那么重,黛玉也不想让旁人怕她甚么。

    平日里有时也会和丫头顽笑几句,谁知道这会儿一个个都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她自觉面上滚烫,语气尽力放和缓下来,道:“姑娘们都在这里,妈妈们也在,你们就这样跑,岂不让人笑话家里没规矩?”

    香菱最是乖巧,点头道:“姑娘教训的是,都是晴雯带着我们乱跑的,往后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晴雯这炮仗,柳眉竖起,当场要炸,不过看到贾蔷缓缓出现在黛玉身后时,又偃旗息鼓了,心里打定主意,回去后再好好和臭香菱算账!

    她却忘了,在今天的交锋中,虽然她喊的最响,可果真动起手来,下场却……

    emmm!

    只看饭量也知道,她一顿饭只吃那么几口也就撂下了,再看看香菱,跟着甚么样的主子,便是甚么样的饭量。

    也多亏她如今每日里越顽越撒欢,该胖的地方胖,不该胖的地方还收着。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,力气之大,按着晴雯摩擦是不成问题的。

    如今的香菱可不是先前的受气包了,得意着呢。

    这时就见宝玉走过来,呆呆的望着晴雯,道:“这位姐姐,好似在哪里见过,这样眼熟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黛玉忍不住笑出声来,贾蔷虽呵呵笑着,眼神却有些玩味……

    独晴雯掉下脸来,忍不住道:“你浑叫甚么?这是内宅,你这么大个外男,也好意思进来乱闯?乱闯就罢了,还乱叫乱说,一点规矩也没有!”

    跟随宝玉前来的婆子忙上前喝道:“这是我们宝二爷,原和旁人不同,姑娘说话仔细着。”

    晴雯登时恼了,叉腰道:“我知道西府有个宝二爷,可这是东府,我们侯爷才是正经主子!我是侯爷的丫头,是东府的丫头,你让我仔细着?”

    黛玉头疼真真是甚么样的主子甚么样的丫头,怪道先前贾蔷说,不收留这丫头早晚被人打死,果真生了一副欠揍的模样!

    她忙道:“你胡说甚么,宝玉是你们爷领进来的,你怪哪个?快去罢快去罢,哪里还是丫头,活土匪一样!”

    等晴雯气鼓鼓的和香菱等人去了后,宝钗上前笑道:“天爷,这样厉害的丫头,亏你们经得起这样闹。”

    贾蔷笑了笑,道:“也是个可怜人,我这里不收下,怕没甚活路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就听宝玉急道:“蔷哥儿,你这里若容不下,送我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哎呀!二哥哥!”

    探春在一旁责怪道:“她是蔷哥儿的丫头,你怎么好要?”

    论起来,还是当叔叔的。

    宝玉不给好脸子了,理论道:“蔷哥儿能问环儿要小吉祥,我怎么不能要?”

    贾蔷摆手道:“这个真给不了,你要金银容易,要人却不要想了。我这边府上空空荡荡的,还想着问你要袭人呢,你给不给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宝玉幽怨的瞪了贾蔷一眼,也不说要人的事了。

    尽管他心里倒愿意拿袭人来换晴雯,但也只是想想罢了,果真这样说,姊妹们必会怪他凉薄。

    但他以为,他只是不愿晴雯这样的丫头,拘束在东府罢了,唉,谁能解他的苦心……

    诸姊妹们又观看了圈惜春的院子后,便纷纷要告辞。

    惜春只是不许,道:“老太太都说了,让你们住在这,给我添添人气,都不许走呢!”

    宝玉爱热闹,笑道:“极是极是!”

    可惜,惜春却道:“二哥哥自己回去就是!”

    宝玉:“……”

    贾蔷哈哈一笑,拉着宝玉隐隐伸向脖颈下那块玉的胳膊,道:“走走走,她们不留你,我留你,去我舅舅家,和我姐夫铁牛挤一挤?”

    宝玉闻言,简直花容失色,忙不迭的跺脚就走。

    黛玉心里笑的肚子疼,面上却责怪了贾蔷一眼,又指了两个嬷嬷,让赶紧跟上送回去。

    等宝玉走后,贾蔷也告辞了,对黛玉道:“她们有甚么要的,你让吴嬷嬷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黛玉俏脸又有些发热,赶道:“你快去罢,还用你教我?”

    贾蔷呵呵一笑,与众人拱手作别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等男孩子都走了,女儿家反倒聊的开些,探春简直不掩羡慕的拉起黛玉的手,道:“林姐姐真是好命!”

    高门大户的闺秀们,打小见的多,懂事的早,哪有不对未来夫婿人家憧憬过的?

    但黛玉这样的境遇,却是她们在绣楼里,所能想到的极致了……

    再看看贾蔷对旁人威风八面,强硬到咄咄逼人的地步,偏对上黛玉,宠溺简直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都是女儿家,若说谁不艳羡,那才是自欺欺人呢。

    迎春则抱住惜春,笑道:“四妹妹也愈发好了,蔷哥儿看着厉害,心里还是和善的。这里布置的这样周到,可见他真心疼你。”

    惜春虽小,却也有趣,道:“二姐姐说偏了,哪里是疼我,是孝敬我哩!”

    众人大笑,湘云难得抓住取笑的机会,怎会放过,一迭声称是,道:“如今只有蔷哥儿孝敬你,再过二年,还有你林姐姐也孝敬你,请你吃茶哩!”

    众人愈发大笑,黛玉羞的耳垂都红了,咬牙道:“我把你这烂了嘴的,今儿饶了你,我也不活了!”

    湘云闻言大笑着身子不转,倒退着就往后跑,不想没留意脚下有一小杌子,“哎哟”了声,华丽的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众人大骇,却见她倒地后,还绷不住哈哈大笑不止,便也跟着笑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这种园子戏,得根据每个人的性格去写,比剧烈冲突难写多了……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