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油期货期货公司

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

无图小说网 -> 玄幻魔法 -> 仙宫 打眼

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异变再起

    “熟悉而又陌生的世界,指的究竟为何物?”

    叶天在虚空中已经漫无目的漂流数十载了,或许在他人看来,这是无谓的行走,然而对于叶天而言则不同。

    本就实力不稳固,恰好可以利用这段时间修身养性,彻底巩固扎实。

    叶天超脱世外,受天地气运加持,这个世界按目前来说已经没人可以和他对抗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么多年游历下来,叶天那颗好战争斗的心不免的有些躁动起来。

    他似乎总是如此,万年前与渊宁互相算计,随后又有一个同来自于混沌的生物想要屠戮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虽过程坎坷,但他也很享受这种紧张搏杀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晃眼数十年过去了,他也感觉自己歇息够了。

    终于,界壁浮现,身为天神的叶天只是提剑划过,一瞬间便打开了界壁。

    界壁之后的世界,的确熟悉而又陌生,让叶天一时间感到奇异。

    一瞬间,无数的记忆涌入了叶天的脑海里,这些记忆很熟悉,似乎本就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原世界?呵……”叶天终于忆起了一切,这似乎便是当时的万界了。

    刚刚踏过界壁,界壁便又一次被修复,紧接着剥离了叶天身上与脑海中某些东西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极其重要,而又受到了真正的“法则”制约。

    一山不容二虎,一身不能容纳两个宇宙的产物,为了保持这点平衡,“法则”必须要相应的抹除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这一刻,叶天感觉到了那种令人恶心气息,似乎又一次,将自己的东西给剥夺了。

    仔细思考过后,甚至连极寒神火诀的第一页都想不起来,只记得

    待他仔细的感受这股气息之后,脸色一时间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,这是之前所在的万界?”叶天产生了疑惑,“难不成在混沌界中短短数十年,就足以令万界发生改变了?”

    这是类似于他曾待过的混沌界一般高等世界的气息,那丝丝缕缕的混沌气息弥漫,在侵蚀着这片天地的规则。

    看来是有不知名的世界破开了世界壁垒,莫不是想要把这个低等世界纳入世界版图中?

    “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高等世界和低等世界的障壁不是那么容易破开的,需要付出莫大的代价。

    那世界相融会导致很多事情发生,往往伴随的都是一个世界的消亡,成为另一个世界的养分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叶天在此留下了一具意识,本体前往着熟悉的鬼界。

    不论这壁垒破开如何,现在涟漪扩散,规则侵蚀,这片天地的生物都将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在混沌界中数十年,混到原先的万界似乎也是过去了那样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南天门是一如当年般壮阔,天庭的总部也被扩建的磅礴大气。

    莹白色的宫殿林立,那教众所聚集而来的信仰之力,包裹着宫殿群落,像是不在尘世之中的建筑。

    叶天的到来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,神识感应一番之后便寻到了太上老君。

    多年未见,还不知发生了何事。

    “老君,别来无恙啊。”

    老君此时正在炼丹,突然后面传来人声吓得他运功一茬,丹炉轰得一声,冒出了黑烟,里面的丹药也被半毁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我的宝丹啊!是哪个混蛋在这个时候打扰我,我不是说不要让人进来吗?!”老君恼羞成怒,刚想要破口大骂,但是细细品味之后,他便犹豫了。

    这声音……怎么那样像尊主?

    老君回过头,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叶天。

    “尊主,你这一走可是把大事小事全都丢给我了,选玉帝,重新组织天庭部众……还有天庭传道,真是说不清道不明。”

    老君对着叶天抱怨道,毕竟叶天当年一战封尊,之后就不知道跑到那里去逍遥快活了,把这个烂摊子全都丢给他。

    这些年他殚精竭虑,努力建设好天庭,领导着天庭部众走上正轨,可叶天倒好,直接成了个太上皇出去潇洒了,一走便是数十载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逍遥快活……”叶天只是轻笑,这区区几年经历的事情,那可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你难道不会重新挑选一位玉帝,把摊子丢给他?”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容易。”老君给了叶天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选玉帝就等于是天庭的主子,是您万界之尊的代表人,这可得从心性和修为还有其他诸多考究项目中考察的,哪那么容易选。”老君碎碎念着,又有了他唠叨的毛病了。

    “打住,我这次回来不是谈这个的,你们天道高手有没有感受到这世界有什么不同?”

    叶天打断了老君的碎碎念,径直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老君见叶天确实是有要事,也正了正样子,不再抱怨。

    “如果说有异样的话,那就是几个时辰之前了。”

    说起来这炉丹药是第二炉,在几个时辰前老君炼丹亦正在关键之处,突然听到宇宙中传来一股异响。没过多久,一种异样的涟漪划过他的身上,让他炼丹的时候突然没了后续之力,这才失败了去。

    叶天听此,来到了老君的面前,开启仙道天眼查看,老君的天道修为正在一点一点的向下掉落。

    这就是两个世界世界壁垒破坏以后的后遗症,不止高等生物可以影响低等生物,高等世界也一样可以影响低等世界。

    高等世界还好,修为会略微下降一些,但是低等世界的生物受到的影响就大了。

    对普通人或许没什么改变,但是对他们这些修仙者来说,实力会慢慢下降,再加上因为低等世界的规则不完善,真要算起来实力下降的可就不是一星半点了。

    叶天之前也是在这个世界修仙,但是他后来却踏足了高等世界,身上自带着混沌界的规则,更何况那方天道加持,所以他自身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“你这段时间修为会慢慢降低,不过不用慌张,到时候下降到一定程度会自然停止的。”叶天拍了拍老君的肩膀,颇有打趣的意思。

    老君一听这话脸色就变了,修为降低,那他辛辛苦苦修炼了这么多年,岂不是白修炼了。

    “那这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。”老君神色紧张,怯怯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永久的吧,不只是你,这个世界的所有修仙者都是这个样子的,具体原因涉及太多,我也不好和你解释,反正呢,就是好好修炼,早日重回巅峰。”叶天见老君这紧张的样子,饶有兴趣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接着,叶天转身就走了,只留着老君一个人在丹炉旁暗自沉思。

    两个世界相连可是大事,如果两个世界不相容,那到时候低等世界就危险了,不止修炼者的实力降低,生命层次也会退化。

    但是祸福两面,低等世界那些灵气充沛的地方,便会受到规则的影响变得更加强盛,而那高等世界则会因为低等规则的吸收,宝地不再全是灵气,更有甚者更是干枯。

    所以风险太大,不是特别重要的情况是没人会打破两个世界的壁垒的。

    目前看来也只有叶天才能去守两个世界的相连之处,大多数人的修为都会因为世界相连的影响所降低,只有他不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所以他现在需要一个人,能稳住鬼界以及多个地域的局面,让那些修炼者不会以为突如其来的修为降低产生躁动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一个人,陈越贤。

    陈越贤,行事朴素淡泊名利,世界危机之时亦愿出头去挡在芸芸众生面前,愿意抵挡那来势汹汹的邪恶势力。

    当年他先头出击,一人身杀魔界十大魔将,当真是留给了天下修道人一个飒爽的英姿,正是因此他也有了不少的追随者。

    想必让陈越贤来临时当天庭玉帝,能稳住世间修道者的心吧。

    叶天转身便向陈越贤的住处飞去。

    此时陈越贤正在家中教导着自己的孩子修道呢,旁边陈素莲微微笑看着这父子两。

    当时那一战陈郎牺牲,她都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了,可是最后尊主又把他送了回来,让他们一家子得以过上团圆幸福的生活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,但她心里清楚这些有多来之不易。

    “好,你先自己琢磨着修炼,爹爹先出门见一个老朋友。”陈越贤看着陈墉华修道天赋高,一点就通,便让他自行先去修炼,自己来到了门外树后。

    “拜见尊主。”

    叶天在树后已经看了有一段时间了,这样温馨的场面让他不由得想让这美好多延续段时间,这世间的生物斗争久了,都不容易有这么和平的日子可以度过。

    只是时间紧迫,他还是传音给陈越贤让他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可愿意当天庭玉帝?”

    陈越贤乍一听不禁有些疑惑,这位万界共主所创立的天庭传承日日鼎盛,虽说不用他出面,那老君也是管理的井井有条,怎么突然要他这修士来当天庭玉帝?

    “你放心,这个位置不是要你一直坐着。”

    似是看出了陈越贤心中的疑惑,叶天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的世界壁垒被破坏了,我需要去镇在那破洞处以防不明生物的入侵,而且世界壁垒破坏会带来很多影响,我一个人分身乏术,只好寻求你的帮忙。”

    听叶天说世界壁垒破坏,陈越贤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和他的妻儿能过一段时间的平静日子,是多少年的战斗厮杀才换来的日子。

    如今世界出现了异变,叶天要他帮忙照顾这众生,虽说也不是不肯,只是他不好和妻儿解释,他的妻子应该不愿意他又要远行。

    “尊主,我并非不愿,只是家中妻小感情太深,尤其是陈娘,应当不舍我,我不知该如何开口。”陈越贤思索一会,向叶天说道。

    叶天见陈越贤有些两难的样子,知道他心中的顾忌,当下便道

    “还不是很迫切,只是你需要尽快做决定,这万界之中众生我阅览无数,身边也跟多很多的忠心之士,只有你的能力和那舍身挡在众生面前的气魄能让我放心,其他人我怕镇不住那些魑魅魍魉。”

    陈越贤见叶天这么说,也不好多加推辞。

    “好,尊主,容我思索三日。”

    “天地将大变,修士将不再有莫大的神通,还请你尽快做决定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叶天就留给陈越贤一个虚影,兀自走了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的朋友走了吗?”陈墉华出来,见陈越贤一人待在那,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我们进去,我需要和妈妈和你商量一些事情。”说完,转身揽着孩子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叶天走后,又到了天庭总部,他有事情要和太上老君嘱咐。

    “我找了一人,不论他是否要当这天庭玉帝,也有其他事情要你吩咐下去。”

    接着,叶天告诉了老君世界壁垒破坏的影响:天地更加牢固,修士不能移山填海,实力退化,生命层次降低等等。

    老君见叶天交代完,出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尊主,您找的人选莫非是陈越贤?”

    “哦?你怎么知道我找的是他。”叶天饶有兴趣的问道。

    见自己猜中,老君在叶天面前慢慢踱步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也找过这位陈兄,当时我可是盛情邀请他来当这个玉帝,但是被他以要陪伴妻儿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他这次会来的。”叶天看出了老君的疑惑。

    毕竟,这是为了这万界众生,像陈越贤那般正义的人士,再说大义的面前一定会出面的。

    事情交代好了,叶天也动身前往那世界破洞处。

    这世界壁垒打破后的情况,他也没经历过,他怕如有异变,自己的本体没有守在那,无法及时得挡住一些未知的危险。

    缩地成寸在手,这大千世界中几乎是转瞬即达,有了这等功法,就没有叶天去不了的地方。

    只是这次,他却只是到达了破洞处外数千米处。

    “看来规则入侵已经开始了。”说完叶天闭眼,感应那道留下的分身,之前在老君那里的时候他就被迫和分身切断了感应,不知道出什么情况,所以他在急忙赶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分身被这世界规则隔绝了?怎么感应不到。”

    叶天转身向留下分身的地界去。

    虚空驻足一看,世界破洞处出现了一个漆黑的球体,已经把叶天留下分身的那个位置给吞没了。

    黑色球体周围有闪电缠绕,宇宙中的碎片也被它吸引了过来,没靠近球体就被那周围的闪电粉碎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饶是叶天见多识广,也是没看过眼前这个漆黑的球体是什么。

    粗略地推算,这或许是世界相融所带来的后遗症之一吧。

    叶天慢慢靠近着这个漆黑的球体,只是离它越近,自己身上的灵气越是难以动用。

    最后在球体五丈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,他发现在这黑色球体的周围,隐隐能看一些空间破碎崩塌的迹象。

    叶天心中一叹,看来世界壁垒的破坏,导致原本空间的慢慢破碎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不该如此的,只是长久的战争,导致这个位面的空间失衡,这时世界壁垒又被破坏了,让本就失衡的空间开始慢慢崩溃。

    既然此处已经如此了,那么其他地方也应该慢慢开始了。

    叶天低头思索着,这种情况可就开始不好解决了。

    空间的崩溃也不是毫无解决办法,只是所需要的灵气甚多,以他现在的境界,又或者乃至这个世界以他已知身处过的地方的灵气都是不足的,因为本就是灵气不够密布,才导致了空间的崩溃。

    只好在这宇宙之中寻找看看有没有可以修补空间的物品了。

    叶天转身看向宇宙,希望能找到什么特殊的物品,可以修复这崩溃的空间,解了这燃眉之急。

    时间如白驹过隙,转眼间两天便过去了,叶天停下了寻找的脚步。

    还是太难找了,低等世界资源有限,灵气丰沛的地方虽有,但是远不足以修复崩溃的空间,这让叶天有些难办了。

   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虚空中有些地方的空间也开始慢慢崩溃,出现了和先前同样的黑色圆球。

    短时间不能解除空间崩溃的危机,他想着是时候回去问问陈越贤的答复了,不然到时候崩溃和修士境界降低带来骚乱,对这个世界的影响更加不好。

    只是回去之前,他还得去那世界壁垒破开的地方观察一下。

    不等叶天接近,他就感觉到了不妙。

    那个黑色的球体比起两天之前已经扩散了两倍不止,周边崩溃的空间也如同碎片一般慢慢消逝。

    看来事态严重了许多,时间已经不等他再去宇宙中搜寻丰沛的灵气物质了。

    叶天靠近黑色的球体,准备以自己的力量看看是否能阻止一下球体的扩大。

    待他用尽了力量,也只是略微减缓了黑球扩张的速度。

    突然,球体边缘多出了一个裂缝,从中夹杂着丰沛的灵气溢出扩散,滋养了一方天地,连崩溃的空间都在慢慢恢复,竟是浓郁至此。

    这下可有办法了,原来解决麻烦的关键之物远在天边近在眼前,叶天调转身形,往裂缝的方向靠近着。

    靠的越近,叶天越能感受到丰沛的灵气正喷薄而发,在滋养着崩溃的空间,慢慢修复着这些碎片。

    站在裂缝的正上方,叶天看到原来只是一道小缝,虽然灵气物质浓郁溢出,但却是不够修补这崩溃的天地的。

    毕竟,崩溃的空间可不止这一处。

    就在他思索的刹那,灵气不再喷涌了,之前滋养的空间也慢慢复而崩溃。

    叶天不知发生了什么,准备接近裂缝仔细观察一番。

    他慢慢地靠近,能看见球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慢慢变大,在那侵蚀着空间,有不知名的波纹涟漪在扩散,好像是在吞噬着这个世界低等的规则。

    越靠近,灵气的力量越变得难以动用。

    为了解决眼前的事情,叶天只好再更靠近一点去感受这个球体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嗡。”

    裂缝发出着这种声音,吸引着叶天接近。

    待叶天的手抚上这个球体的时候,突变发生了!

    这个裂缝直接把叶天吸了进去!

    这一切在眨眼间发生,没有留下一丝痕迹,而那黑色的球体也在吸入了叶天之后,慢慢变得透明了起来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只留下那扩散的崩溃着的空间,一点一点的消逝着。

    “呼”

    空间乱流呼啸着从耳边刮过,身体上的疼痛让叶天不由得醒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?”

    叶天睁开眼一看,自己身处在一片虚无中,周遭全是黑色的裂缝慢慢移动。

    那裂缝散发出危险的气息,在这虚无之中飘荡,令人心悸。

    一根黑色的棍棒,在黑色裂缝划过之后,先是被断成了两截,而后又被黑色的部分吸入,然后黑色的部分慢慢壮大了一些。

    这些裂缝,好像是在汲取养分。

    此时不远处,正有一个裂缝朝着叶天刮来,叶天起身想飞走,这才发现他的灵气竟然无法动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