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油期货期货公司

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

无图小说网 -> 历史军事 -> 大清隐龙 心净

4499 找到三位嫌疑人

    最终肖乐天的决定是以不变应万变,对满清直接表态中立,并明白的告诉你这件事儿和我华族无关!

    把自己完全摘干净了,静静的观望京师的局势。

    华族这些大佬们,除了蔡璧暇可以去京师协调之外,剩下的这群人最近这段时间就不要往大陆那边跑了,免得刺激了满清的那点玻璃心!

    彻底做好决定之后,已经九点多了,肖乐天让大家散会这时候他才感觉到肚子里很饥饿,找厨房要了一碗都已经坨了的米粥,一点咸菜凑合着垫吧一下。

    正吃着呢,房门突然被敲响,外面传来蔡璧暇报告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又回来了?嗯……项英也回来了?还有事情没有汇报完毕吗?”

    项英和蔡璧暇站在肖乐天面前,两人犹豫了片刻开口道“师傅……我俩刚刚私下分析了一下,觉得咱们的分析不够全面啊!”

    “真的一点嫌疑人都没有吗?难道真的就是一场误会?”

    肖乐天放下粥碗“嗯,你们想说什么就尽管说好了,不用犹豫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我们觉得,这件事里还有三个人有嫌疑,他们有可能采用了借刀杀人的计策,利用了辛剑的同情心!”

    “谁?”肖乐天问道。

    “第一个是庆三爷!没错,我俩绝对庆三爷的嫌疑很大,他是最有可能做这件事的?”

    “因为三爷是满清中少有的真心维新派,他对工业革命的力量极为推崇,他甚至比同治帝还希望铁厂和铁路修通!”

    “看见下面的人如此无道,可是他身为满清中的一员又惹不起那些王爷,怎么办?我觉得他会有意识的让辛剑看见真实的黑幕!”

    “三爷的手下遍布工厂,让辛剑‘偶然间’看见一些什么东西,也是很容易办到的!”

    肖乐天笑了,但是没有发表什么态度“接着说,还有谁?”

    项英皱着眉说道“还有一个就是鬼子六奕了!我绝对不相信,这个辛酉政变的执行者会这么简单被载淳斗败了!”

    “师傅您不止一次的说过,我们在战略上要蔑视满清,但是在战术上要绝对重视满清!”

    “奕这种皇族可以说从生下来就是在阴谋里面泡大的!而且他曾经参与过夺嫡啊!这种人的智商情商能低的了吗?”

    “别说咸丰朝了,奕可是从道光朝就开始培植自己的嫡系势力,明面一套背后一定还有一套人马!”

    “他就这么容易的被击败了?我绝对不相信……奕暗中藏起来的力量,行借刀杀人的计策,大过年的给载淳抹黑一把也不是不可能!”

    肖乐天还是没有发表什么态度,紧接着又继续追问“第三个怀疑对象呢?”

    蔡璧暇开口了“我觉得,惇亲王嫌疑也是很大的!”

    “哦!侠王五爷?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判断……”

    蔡璧暇很自信的说道“道光帝的子嗣里面,现在最有权势的就是五爷奕誴了,满清皇族血脉里面就没有省油的灯!”

    “争权夺利都是写在骨头里面的!他此刻已经是众王的领袖了,怎么才能进一步控制满清的王爷呢?”

    “那就故意弄点事情出来,让这些人害怕,十路总管出事儿之后,背后的那些王爷因为恐惧,只能求他来帮忙过关!”

    “如此一来,这些王爷对惇亲王的依赖度就会加大!他也是受益人之一……”

    啪啪啪……肖乐天不由的鼓起掌来“很好……非常好……能挖到如此之深,不亏是我教出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们想过没有,你分析出来之后,准备怎么做呢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二人稍微一愣,对啊,应该怎么做呢?是告发?还是打压?或者说谈一谈合作一起搞事情?

    项英和蔡璧暇很显然没有想好这些后续的事情,一下子就卡壳了!

    肖乐天笑着让他俩坐下“有些事情明白不了,就要糊涂了!不是说所有的事情,每一件都要搞的非常清楚的,不是说所有的阴谋我们都要去破,去挖掘利益!”

    “任他千变万化,我们要有一定之规啊!如今我华族最重要的战略是什么?就是积蓄力量,把我们一个个工业区搞起来,把工业区之间的物流系统弄通畅!”

    “这个时代想赚钱,归根结底还是要靠我们的工业生产啊!有了钱,我们才能造更多的海军战舰,研发最新的科技!”

    “牢牢的抓住这个主干,而不要节外生枝!你俩真以为,王局他们判断不出谁有嫌疑?关键是判断出来有什么必要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猜测出几种可能,那么手下人为了判断你们的这种推测,就要调动无数人力物力!你们知道这需要多少钱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华族家大业大,也不能浪费资源啊!而且很多调查都是需要下面的兄弟用命去换的!”

    “为了一点,跟华族利益纠葛不大的情报,就让兄弟们去拿生命冒险?”

    “你俩啊……还是没有听明白,其实那几个老狐狸早就开碰头会了,你看他们说话的倾向性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他们几个压根就不把问题往嫌疑犯身上引,就是咬定一切都是误会!其实说到底,就是因为他们知道这件事对我们华族影响不大,没必要花钱死人的去调查!”

    肖乐天叹了一口“也是很无奈啊……华族最终也到了要讲帝王心术的阶段了,上上下下说话都要来回试探,需要领会,需要猜测了……”

    会议室内一时之间陷入沉默,项英和蔡璧暇还是稚嫩了一些,好半天项英才红着脸嘟囔道“对不起,让师傅失望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要自责,这有什么失望不失望的!你们能想到这些就已经很厉害了!我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,跟傻子也没什么两样!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进步已经快得很了!不要想一口吃个胖子啊……”

    蔡璧暇噘着嘴说道“那……那就这样了?不继续追查下去了?不挖出真正的幕后主使,辛剑他们会不会有危险呢?”

    “危险从来不会消失的!”肖乐天捧起了粥碗继续扒拉了两口“自从他接受了这样的任务,就代表他接受了和危险并存的这种生活!”

    “这是没有办法的……我们能做的不是打个鸡蛋把辛剑他们给包起来,这样他们就安全了,我们要做的就是好好的分析一下力量!”

    “只要我们能摸到矛盾冲突的主脉,那么在执行中就可以趋利避害了!”